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就因为刀疤脸恶意把我咬出来,导致他被王威带走之后,都没有一个人同情可惜刀疤脸。

  在黄飞一顿数落之后,大家也跟着说起了刀疤。

  “这家伙,看着没什么话,结果一出手就是对自己牢房的人捅刀子!”

  “没听说过,会咬人的狗不叫么?”

  “哈哈,说的也是——”

  我刚才真的是在赌了!

  直到现在为止,我的心跳才慢慢平缓下来,说实话秦浩会这么快就决定帮我,我都感到意外,我觉得他起码是会犹豫一番的。

  趁着黄飞一群人说话的时候,我走到一旁的秦浩身边,小声冲他说了句谢谢。

  秦浩摆了摆手说没事。

  “浩哥,你帮了我两次,我李嵩一定会记在心上的,只要你以后有什么事情,说一声就行,我李嵩绝不含糊!”我保证道。

  秦浩深深看了我一眼,沉默着,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事情。

  我心里一动,于是耐心等待着。

  过了大概一分钟,秦浩才开口跟我说,“这样吧,我以后可能真有事情会需要你帮忙,不过等到了时候我再告诉你?!彼低昵睾婆牧伺奈业募绨?,然后就走开了。

  没一会儿,王威就返回来了。

  只是这一次,他的脸色越发阴沉得可怕。

  所以没人敢问他,到底把刀疤脸送到哪里去了。

  不过我心里猜测,刀疤脸这次肯定是免不了要被折磨一番。

  无非就是几种可能,嘴巴封水泥,第二种就是被送进密室,第三种,说不定会被送到那个变态高手那里去!

  不管哪种可能,都是残酷不已的。

  当然这些事情,都是刀疤脸自找的。

  王威扫了我们一眼,然后开口说,“好了,刀疤脸的事情解决了,现在我们继续说说昨晚的事情!”

  “什么?”有人已经是忍不住惊讶了。

  毕竟刀疤都被抓走了,我昨晚曾经逃出去过的事情已经是算是掩盖下来了,可王威怎么还是要调查昨晚的事情。

  这样说的话,昨晚肯定是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,而且非常严重。

 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,每一个人脸上都严肃不已,大家都没敢吱声。

  王威刚准备发怒,秦浩站出来说了句,“王哥,昨晚我们197号牢房的,很早就睡了,确实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?!?/p>

  “秦浩,你是不是觉得,你自己能耐啊,充当大哥上瘾了!什么事情都要你插一手了!”王威有些不满说道。

  看来刚才秦浩出面,帮我说话这事情,已经是让王威对秦浩不满了,只不过当时没说什么,现在爆发了出来。

  我受了秦浩两次的恩惠,这时候自然不能沉默,于是我也跟着说,“王哥,大家是真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好,你们不知道,都去给我围着操场跑十圈!”王威说着,拿起手中的棍子,逼视着大家。

  很明显,如果谁不及时动起来的话,这棍子又会无情抽打在我们每个人身上。

  可是这么大的操场,别说跑十圈,跑一圈都够呛了!

  尽管如此,谁都不敢犹豫,刘洋第一个冲了出去,我们其他人一个个快速跟上。

  早上的太阳还不是很大,但是这十月份的天气,本来就比较炎热,所以刚跑了几步,身上就汗兮兮的,粘着很不舒服,为了能跑得舒服点,我所幸是把衣服给脱了。

  只是跑了半圈,我就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的,被所有人甩到了最后面。

  王威站在站台中间,盯着我们,见到我落后了,他拿着手中的扩音喇叭喊道,“李嵩,跑快点,没吃饭是吧,再掉队这么多,加跑十圈!”

  一听要加跑十圈,我吓得一个激灵,死命往前跑。

  累死累活,终于是追上了一段距离。

  跑了两圈之后,我身体实在是承受不住这种负荷了,直接虚脱地倒在了地上。

  眼睛翻了翻,我整个人都晕了过去,然后就没什么知觉了。

 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又是在体检室,只是这次,不止有青姐,王威也在我身边站着。

  王威问青姐,我的情况怎么样。

  青姐看了看我,叹了口气说,“他体质太差了,承受不了,现在起码要休息一天才能缓过来……”

  “废物,给我滚回牢房去?!?/p>

  我回了牢房,大家纷纷关心问候了我一遍,让我心里感觉有些温暖。

  在一个牢房里,没有争斗,就这样相互照应,确实挺好的。

  没等一会儿,王威就过来了。

  他这次过来,居然是要解决我们牢房那个铁窗下面通道的问题,说是要把他堵上,跟王威一起过来的,还有好几个狱警,一顿捣鼓之后,说什么就把那通道给封上了,再想从这地方出去,基本就没可能了。

  大家一看,这出口刚知道一会儿,就被堵了,心里难免都有些丧气,不过谁也不敢说什么。

  王威临走的时候,还警告了一番,说是如果谁知道这出口是谁弄得,一定要上报,知情不报,严惩不贷!

  等王威一帮狱警走了之后,从大家嘴中我才算是了解到了昨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昨晚的确是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  有个犯人被发现,死在了我们除草的那片田地里,据说是被人活活掐死的!

  监狱里发生这样的事情,是以往还从来没有过的。

  监狱长十分重视,当即下达了命令,要狱警们把事情快速调查清楚。

  经过调查,死的那个人叫陈永新,就是我们隔壁一间牢房的,所以王威今天一直问我们有没有听到什么情况。

  既然陈永新能死在牢房外面,那么他肯定就是逃出去了,至于他怎么逃出去的,狱警们还在调查。

  知道这些后,我心里一动,难不成在隔壁牢房里,也有一些高手,会开锁,又或者是,在隔壁牢房窗户下面,也有一个跟我们牢房类似的通道。

  想到这,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,一个大胆的想法跑进了我的脑海中。

  那就是所有的牢房里,铁窗下,都被打了一个机关出口,至于是不是全是那老头所为,到底有什么目的,我就很是费解了!

  可是要想搞清楚这些,我只有等再次见到那个奇怪的老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