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本来这人心里还是稍微有一点底,可是现在一看秦兽这模样,便大概知道了一二。

  “不管我等如何去说,你都是要把我二人的灵石法器,还有全部身家都抢走对吧!不过,我在这里奉劝你一句,我可是洪家的人!”

  “洪家?”

  秦兽微微一愣,听起来好像很牛逼轰轰的样子???

  可是他偷盗打劫这么多年,从来没问过对面是谁,也不曾因为对面的身份而放弃过。

  “洪家怎么滴吧?赶紧麻溜的掏灵石!否则别怪爷爷我手下无情?!?/p>

  看着秦兽居高临下,那人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。

  “看来……这次是真的碰上硬茬子了!”

  本来以为爆出自己家族的名字秦兽就会有所收敛,但是他想错了,秦兽是个二愣子,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。

  无奈的翻开自己身上的储物袋,把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全都倒了出来:“就这些了,再多我可真的拿不出来了?!?/p>

  秦兽随手捡起一块灵石,在手里抛动着,天地乾坤造化枝轻轻的拂过那一堆东西,这些个零七八碎的物件全都被收入其中。

  咂了咂嘴,又把目光投向了另一个人:“还有你,脸上有屎的那个,你给老子把东西全都交出来,别想给我跑??!”

  那人微微一愣,严重寒芒一闪:“我可是这洪家大少爷洪斌豪,你确定你要如此?”

  四周的林木被风吹的呼呼飘动,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氛,就好像是一堆妖兽躲在里头似的。

  打劫的那位眯缝着眼睛,眼中也是划过一道光芒,不过却不是杀机,而是一股子狂热。

  “洪家!嘿嘿,老子是不是要把它给偷破产???看看这些人的修为,他们家里估计也都不会差,若是能在这宝库偷上一枚筑基丹,岂不美哉?”

  想到这,他便立马装出了一副害怕的样子:“哎呀呀,原来是大少爷,小的不知大少爷面孔,失礼失礼!”

  然后,俯身一拱手,做出了一副恭敬的样子,唯一不足的,就是脸上的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假笑。

  这洪家少爷也不是傻子,自然是能能够看出来这秦兽脸上的变化是真是假。

  后者阴恻恻的笑了笑:“这位好汉啊,可否为我做一件事情,把在你面前的那个人杀掉,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!”

  秦兽歪着脑袋认真的打量着那个首先被打劫的倒霉鬼,那人见他看过来,立刻抓起短刀护在胸前。

  撇了撇嘴,又问道:“你又是谁???别是哪个瞎猫野狗的~”

  那人咬了咬牙,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来自少年的倔强:“洪家顺位继承人,家主之子!”

  秦兽一拍大腿:“好,你们俩继续,老子我不插手了!行不行?”

  拍了拍手,就真的躲在了旁边,洪斌豪见状,顿时急了:“这位大侠,你帮我杀了他!我让你在我们洪家的宝库里随便挑选三样东西!”

  听到这里,兆是秦兽也不由得愣住了,不过旋即又反应过来了,他只是个少爷,又不是家主,说话能管用就有鬼了!

  不过嘛...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嘛。

  于是乎,天地乾坤造化枝在手中挥舞,一股龙卷一般的大风带着如麻的桃花,席卷向了刚才那所谓的继承人。

  顷刻间,那继承人便已经是凭空消失,跑到自己的桃花里去了。

  那洪斌豪见状,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错愕,可是旋即便成了惊喜,上前猛然抓住了秦兽的手:

  “你当真是把他给杀了?”

  见后者略一点头,洪斌豪的眼眸中便闪过了一丝藏不住的杀意。毕竟是被秦兽用踩了大粪的鞋子糊了一脸!

  要是说以大少爷的心性不想杀了秦兽才怪呢!

  略微沉吟片刻,后者还是问道:“你们洪家,如今是在什么地方?而且,这里特娘的到底是哪?”

  他现在真的是很懵逼啊,因为这货根本没来过这个地方,当时进缥缈宗也是昏厥之后被薛逸拎着飞过去的。

  “这里?这里是苏州城外五十里!”

  器灵一见秦兽被其他东西吸引,不准备拿她当搅屎棍了,便又窜了出来。

  不过呢,看这气候,也的确不太像是北方,松柏针叶几乎没有,反而是一些桂花玉兰一类好热的植物生长茂盛。

  神魂力仔细探去,又能感受到各种蛇鼠虫蚁的活跃,的确和自己前世所熟悉的北方不大一样。

  “这苏州城,好像还是牛老大的故乡哈~不过这牛老大也真的是不能融入南方这小桥流水??!”

  想到江南山水美人,温润如玉的美人儿,再想到牛老大那副胡子拉碴体毛旺盛的大猩猩提醒......

  “妈的,还是不想了!简直是往那上好的佳肴里头搅合米糠??!”

  略微看了一眼洪斌豪,下巴一挑,俨然是你带路我跟着的泼皮模样。

  那大少爷刚才也是见识了秦兽的实力,自己打不过,只能求助于家族,他早都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了。

  二人的身法都很是了得,这身形一窜,都是能够窜出个几丈开外的距离,如此下去,那苏州城就不远了。

  “等到回了家族,就说那狗东西是这个窜出来的杀得!如此一来,家族的继承人就只有我一个了!”

  洪斌豪没说话,秦兽也没有自己去找话说,只是盯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城池出神。

  远处的苏州城居然是比长安城还要喧闹许多,就算是他现在相隔甚远,都能目睹到那络绎不绝的人群进入城门的场面。

  不一会到了近前,这苏州园林倒是没有见着,倒是见着几个獐头鼠目的小贼在城门口探头探脑的。

  洪斌豪已经是率先走向了城门处的几个守卫,那几个守卫一见是他,都是赶忙行礼,生怕这大少爷哪根筋不对。

  “这苏州城,应该是四王爷管辖的地界,看来这四爷是不怎么勤政??!”

  就如同那深邃的江河,看起来表面繁花似锦浮萍铺满,实则却是暗流涌动,底下乱象四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