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“这样吧,你把电话给他,我来问问他。”李教授很确定他不认识一个叫任强的人。

  牧逸风闻言把手机递向了任强。

  “干嘛?”任强昂着头,看着牧逸风道。

  “接电话。”牧逸风没有解释,只是淡淡地说道。

  “嘁,故弄玄虚。”任强一脸不屑地把手机接了过来,然后道:“哪位?没事挂了,我这里还有病人呢。”

  “我是李文杰。”电话那边的李教授冷声道。

  “李文杰?李文杰又怎么了?”任强一脸不屑道:“你就是那个骗子嘴里说的李教授?不是我说,老人家,你也不小了,别一天到晚向着骗人好吗?”

  “你叫任强是吧?”李教授强忍着怒气道。

  “我叫什么跟你有关系吗?行了,没什么事我挂了。”任强不耐烦道。

  “我记起来了,任强,三个月之前入职,刚过实习期,在实习期之内绩效考核一般,本来是不在留任范围之内的,但是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,你的名字出现在了留任名单之上。”

  任强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 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备注,的确是李教授三个字。

  “你是?”任强忍不住有些心虚道。

  “我是李文杰,天海一院副院长。”李教授冷声道。

  “???李教授?”任强这才反应过来,而后急忙道:“李教授,李教授我不知道是您,那个,您大人有大量,就别跟我计较了。”

  “那边的事你不用管了,回来等通知吧。”李教授说完之后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“喂?喂?李教授,李教授!”任强连忙喊了几声,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,只有电话已经被挂断忙音。

  手里拿着牧逸风的手机,任强显得有些尴尬。

  李教授是他师傅,只是他自己胡扯的而已,只不过是为了在秦母面前装一下,没想到撞到了枪口上。

  不光丢人丢大了,甚至连工作都有可能会丢。

  犹豫了一下,任强还是决定服软。

  这种时候选择去继续硬撑着,那就是傻子行为。

  尤其是任强还想到了一些东西。

  眼前这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,能够认识李教授,想来职位应该是真实的。

  加上又姓牧。

  任强突然想到了医院里最为出名的那一位。

  肚子研究出十几种绝症特效药,又选择全国免费,未来的全球首富。

  任强以前想过要是他能跟牧逸风结交,他的未来会怎么样,但是却没想到牧逸风就站在他面前,却被他直接给得罪了,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。

  犹豫不决半晌以后,任强最终还是选择服软。

  “那个,牧先生,今天的事……”任强拿着手机,双手递给牧逸风后说道。

  “今天的事到此为止,行了,这里没你的事了,走吧。”牧逸风接过手机,没有跟任强多说一句的心思。

  他不是大度的人,不过也不是小气的人,没必要因为这种事就去找任强的麻烦。

  “是是是。”任强闻言,也听出了牧逸风话语中的不耐烦,点了点头之后便向外面走去。

  至于秦安然跟秦母怎么想,任强哪里还能在意那么多。

  有牧逸风在这,秦安然怎么也轮不到他了。

  任强走的很匆忙,没有敢放任何一句狠话。

  “等等,医生走了,那老秦怎么办??!”秦母突然想到了什么,惊呼道。

  而就在此时,原本躺在床上的秦父,身体有了反应。

  床上的秦父身子微微抽搐,似乎实在忍受什么极大的痛苦一般,额头之上的汗水也渗了出来,喉咙之中发出轻轻的呻吟声。

  “老秦,老秦!”秦母一脸焦急地喊着,但是床上的秦父却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  “医生!医生!”秦母转身想要去叫住还没有离开的任强,但是却被秦安然给拦住了。

  “安然!你干嘛,赶紧去把那个医生叫住啊,不然你爸他……”秦母话还没说完,就被秦安然打断了。

  “妈,放心吧,爸没事。”秦安然出声道:“牧先生的医术在整个天海都是极为顶尖的,肯定能够救下爸爸的。”

  说着,秦安然昂了昂头,示意秦母看过去。

  秦母回头看去,却发现牧逸风手中正托着一个针袋,抽出了一根针就扎在了秦父的胸膛之上。

  牧逸风体内灵气顺着银针渡入了秦父的体内。

  轻轻地捻动着银针,操控着灵气游走向秦父的心脏处。

  秦父的心脏跳动极其微弱,微弱到连心脏中的血液都快压泵不出去了。

  随时都会停止跳动。

  牧逸风知道情况紧急,所以没有任何停留,金色的灵气缠绕包裹住了秦父的心脏。

  不断地散发着金色的光辉,影响着秦父的心脏。

  顷刻之间,秦父的心脏跳动就变得有力了许多。

  而秦父原本紧皱着的眉头,也放松了。

  喉咙之中的呻吟也停了下来。

  “这……”秦母看着牧逸风只是一针下去,秦父便恢复了正常,眼中闪过惊讶之意。

  难道,牧逸风真的是个神医?

  秦安然看到秦父整个人放松了下来,心底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  虽然对牧逸风极为有信心,但是床上的病人终究是她的父亲,这种情况下,由不得她不担心。

  此刻看到秦父的情况好转,秦安然母女方才放心心来。

  “妈,我们先出去吧。”秦安然转头对秦母道。

  “好,好,我们出去,不打扰牧先生了。”秦母连忙点头道。

  二人转身走了出去,顺便把房门也带上了。

  没了别人在旁边观望,牧逸风彻底放开了手,再次抽出三根银针,刺在了秦父的心口之上。

  “心脏功能衰弱,应该是小时候受过伤,留下了病根。”牧逸风心中一动,虽然有些出乎他的预料,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,在灵气的作用之下,秦父的情况正极速好转着。

  心脏之上小时候留下的病根,也被灵气直接给祛除了。

  牧逸风还顺手把秦父的全身都梳理了一遍。

  这些对于现在的牧逸风来说根本算不上难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