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那到底是啥玩意,洪伯为何要埋在灵位下方,总之我不明白,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玩意有邪性。

  老张在我的身子后头瑟瑟发抖,一脸惶恐的看着屋子里头,这家伙也触摸了石像。

  “十三,那东西是你的,一定要带走?!崩险呕耪诺耐被共煌梦掖?。

  “你给我说实话,这玩意是不是你打开的?”我冷冷的盯着他,老张支支吾吾:“是……是鲁老二输给我的?!?/p>

  这帮子人成天不干正事,我心中一气,扭头就想离开,但是考虑到那玩意的邪门性,心想还是算了,不过要如何抓住那玩意,倒是有点困难。

  无奈我只好叮嘱老张要锁好房门,另外给了他一张符防身,随后回到了义庄旁的帐篷。

  刚躺在床上没几分钟,我心头一直在砰砰的乱跳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心脏,很是难受。

  随后扭头一看,惊恐的发现那石像竟然就停留在帐篷外头,五彩斑斓的石像闪烁着妖异的光芒,三双邪异的眼睛亮着血光。

  那一刻,我慌神了,赶忙抄起家伙,石像一眨眼又消失了,这一晚上,我打死也睡不着了,感觉身旁随时都有诡异的东西存在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白天,忽然间唐小宝跑过来,说那老张也死了,我心里头咯噔一下,急忙冲了出去,等到了老张家里头,发现这家伙也死在了床上,死状跟鲁老二一模一样,全都没了精血。

  这下子,我心情很是沉重,唐小宝偷偷问我是不是有脏东西,这话我该怎么回答呢,洪伯留下的东西,我也不好定论。

  那石像是一定要抓住的,不然到时候会死更多人,想到这,我急忙扭头离开了,回到义庄里头后,在废墟里继续寻找,洪伯生前有做笔记的习惯,这事我是清楚的,兴许里头有一些线索也说不定。

  果不其然,我在废墟里头找到了一个大箱子,里头是洪伯的一些遗物,打开后,灰尘遍地都是,里头的衣服都已经发霉了,我摸索了下,找到了一本发黄的笔记本。

  然后仔细查看,最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,原来,那石像叫三煞神,相传很早的时候就存在了,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,总之义庄存在的年头都比不上这玩意。

  按照洪伯的说法,这三煞神很有可能是阴山镇的老祖,啥意思呢,就是几百年,甚至一千年前,民智未开,国学凋零之时。阴山镇民众生活在贫困和灾害当中。

  为保得风调雨顺,故而修造了这么一个玩意,常年供奉,以家禽祭祀,埋藏在地下,久而久之,这玩意竟然化开灵智,但因沾染了太多的鲜血,因此煞气很重。

  数十年前,阴山镇发生了一场灾难,那石像从地下跑了出来,害死了几十条人命,当时洪伯初入阴侍一门,祖上有口训传下。此物若是出世,必然会造成灾难,必须要镇压住。

  因此,洪伯当年和那三煞神斗法三天,最终才制服了它,将其压在了义庄下方,利用义庄的地气来镇压,但没想到而今却出事了。

  我忽然有点明白了,为啥洪伯会托梦给我了,估摸着是算到了此事。

  同时,里头还记载着如何对付三煞神的方法,我看了后更心惊了,要想收服这玩意,必须要用一个阴命女人的血来布置一道六丁六甲阵,还要用其当诱饵。

  总之就是有死无生,这节骨眼,我到哪去找阴命的女人呢,顿时有点发愁了。

  这会子,唐小宝算是明白咋回事了,嘀咕说:“娘不就是阴命吗?”

  我心头一紧,急忙让他闭嘴,我娘好不容易才从风水怪那救回来,不能让她再次冒险了。

  眼下已经死了两个人,我一想那三煞神很有可能会在今晚继续动手,最有可能的位置就是在鬼道上。随后我让唐小宝赶紧去准备一桶黑狗血,另外弄两条柳树藤制作的鞭子。

  唐小宝立马跑去准备了,这一整天,阴山镇开始有流言四起,说是当年的邪门玩意回来了,更有消息灵通的人说那玩意是从义庄里头跑出来的。

  整的我这一整天都在应付这事,最后阴山镇的管事主卢镇长出面了,他亲自跑过来说:“十三,义庄被毁这事要怪鲁老二,没有跟我打声招呼,你看看能不能收了那玩意?”

  卢镇长倒是说的挺好听的,将事情全都给撇清了,我心头冷笑,指着义庄说:“那是我的家,你们摧毁了一切,我又为何要帮忙呢?”

  我这人性子就这样,嫉恶如仇,谁说都不好使,卢镇长顿时有点为难了,他低着头思量了很久,最后咬咬牙说:“只要你收了那玩意,义庄我派人重新收拾?!?/p>

  其实不管他是否要重建,我心里头还是想着要收拾三煞神,这下子倒好了,正好顺坡下了,于是点头答应。

  当天晚上,我和唐小宝站在义庄门口,因为这两天的风波,大街上也没人了,家家户户都紧紧的关着大门,我盯着远处漆黑的街道深处,心中忐忑。

  唐小宝很是紧张,手里拿着黑狗血桶在那发抖,我拍了拍他肩膀说:“怕啥,有我呢?”

  这家伙苦笑说:“哥,我听爹提起过,那玩意很邪门,会死人的?!?/p>

  我白了他一眼,也不理会,反正今晚上只是试探,就看能不能动手抓住那三煞神。

  我俩等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,眼看到了子时,忽然间,四野飘过来一道冷风,我心头一惊,隐约间闻到了一股子血腥的气息。

  随后往那街角路灯一看,发现那石像就站在那儿,五彩斑斓的身子在黑夜中格外的刺眼,它走在鬼道上,不急不缓,见此,我让唐小宝赶紧沿着鬼道的方向,将黑狗血撒上去。

  那石像走的路子很慢,我总觉得这玩意好像在搜寻猎物一般。

  眼看它慢慢的走到我的跟前,忽然间,我发现它竟然盯着我,就和昨晚上的一样,心头一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