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我心烦得要死,要不是这个金宏伟,哪能有这个局面?不过这种时候张淮他们也不能不上了,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,这种时候必须一致对外,总不能不帮着自己人吧?

  张淮他们几个也冲进了战局,这里是我们学校的校门口,我们占据着绝对的优势,人一多,侯万雄的几个手下再能打也扛不住了,很快就败下阵去。

  我正想开口让他们适时的住手,别打得太狠了。谁知这时又是这个金宏伟,张淮他们帮他分担了对手之后,他就空闲了出来,谁想到他趁着这个空档直接朝侯万雄奔过去了,竟从身后掏出了甩棍,“咔哒”一下伸缩棍子就弹了出来,朝侯万雄的头狠狠地砸了过去。

  我瞪大了眼睛,这金宏伟真的知道他要打的这个人是谁吗???

  侯万雄看见金宏伟举着甩棍打来,冷笑了一下,连躲都不躲,抬手就将那甩棍抓住,然后往回一拉,金宏伟的身体自然就向他倾斜过去,与此同时侯万雄脚抬起狠狠踹在他的肚子上,将他踹趴在地。

  紧接着,侯万雄一只手抓住地上金宏伟后背的衣服,将他提了起来——是的你没看错,是真的把他提了起来,就好像电影里主角把一个敌人提起来像“砸石头”一样扔向其他敌人把其他敌人都砸倒似的。侯万雄就这么单手提起了人高马大的金宏伟,那只不算壮的手臂此时爆出了无数青筋,然后二话不说朝张淮他们甩了过去。

  张淮正和侯万雄的一个手下交手,突然被金宏伟撞得趔趄了两步,回过头一看,发现侯万雄已经冲到他的面前,速度快得像一头矫健得猎豹。张淮都懵了,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猛地揪住了头发,然后将他的额头狠狠地往下按下去,同时膝盖往上一顶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侯万雄放开了张淮,而张淮已经软趴趴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,额头上一抹鲜红的血流下来。

  旁边看的学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侯万雄出手着实是狠毒!

  徐文、李广波等人看到这一幕也有些怒了,他们可以不管金宏伟,但是不可能不顾张淮,大家在一起玩儿了这么久已经都像兄弟一样了,同时都朝侯万雄冲了过来。

  侯万雄不慌不忙,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折叠军刀,正面迎了上去,一下子就插进了徐文的小腹里。

  徐文瞪大了眼睛,密密麻麻的冷汗瞬间就额头冒出来,他以为只是普通的拳脚斗殴,没想到他居然……

  侯万雄轻蔑的笑了一声,轻巧巧地把徐文推开了,徐文被捅了一刀后已经完全失去了站着的力气,被他这么一推更是直接倒了下去。

  见血了,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尖叫,这种恐慌的情绪瞬间传染。我也吓了一跳,赶紧奔了上去。

  侯万雄却还不罢休,还想要继续对下一个人动手,捏着瑞士小刀朝李广波捅了过去。

  李广波已经完全傻了,呆呆的站在原地竟然连躲都不知道躲。

  我及时拦在他面前,在侯万雄捅来的那一刻,伸手从侧面抓住了瑞士军刀,刀锋很锋利,我感到手掌心一阵冰凉,随即疼痛感在手心蔓延开来,我知道我的手心肯定是被划破了。

  侯万雄愣了一下,大概没想到我会跳出来为自己的小弟挡刀。

  那些体育生和南圣的学生混混还在厮打。

  我扭过头不耐烦的吼了句:“都他妈给老子住手!”

  这一吼,不少人都愣住了,吴涛他们这才停了手,南圣的那些学生也都纷纷退开,退到侯万雄的身后去,两边的人身上都各有一些伤。

  我阴恻恻的看着侯万雄说道:“过了吧?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用得着这样吗?”

  侯万雄眯着眼睛笑了一下,把刀从我手中抽了出来,我也顺从的放开了,但脸色还是不太好看。

  “我这个人,一旦出手,就是没一个轻重?!焙钔蛐劾湫Φ厮底?。我沉默着没说话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难道跟他说,金宏伟那么干不是我授意的,他不是我的人,我也很想骂他傻逼?解释这些好像整得跟我怕了他似的。

  这时候有人从校门出来了:“都让开,都让开,怎么回事???”原来是小崔、卢文笙和东建一干保安从学校出来了。

  “小崔哥,东哥,文笙哥?!蔽宜底?,语气里有些着急,看了眼地上的张淮和徐文。

  卢文笙蹲下去查看他们的情况,手指放在他们脖颈的脉搏上探了一下,立马皱起了眉头,抬起头对我们说:“必须马上送医院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!”

 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转过头愤怒地看着侯万雄。侯万雄却一脸的稀松平常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就好像刚刚吃过一个荷包蛋一样轻松。

  小崔的脸色也变了,严肃了起来,摆了摆手,身后有两个保安跑上来,现在叫120肯定也来不及,他们把张淮和徐文抱了起来,将他们抬到学校专属的车子送去医院去了。

  小崔又转过头来,冷冷地看着侯万雄,说道:“你是不是太狠了一点?那几个学生和你有什么仇,你要下这样的毒手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