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“欺人太甚?”

  听到严律说她欺人太甚,顾芳卉冷冷一笑,再次怒道:“我看是你欺人太甚!”

  “抢了人家预定的药材,现在却冠冕堂皇地说要让出来,十足的虚伪小人一个,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猖獗!”

  顾芳卉字字珠玑,再没有给严律留丝毫的颜面。

  事实上,当看穿严律的鬼把戏后,顾芳卉就不打算将此事就此揭过,沈清舞待她如亲姐一般,沈家有什么好事利于她这个管事,沈清舞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她。

  而如今沈清舞被严律缠上,顾芳卉自然不会坐视不管,有些麻烦,当然是一次性斩草除根最为合适。

  她非常了解严律这个人,如果不能一次性解决的话,后面的麻烦还会接连上演。

  正因如此,顾芳卉才会坚决要找温管事对证此事,她要当众揭穿严律的丑陋嘴脸,也让众人看看,此人的做派有多么虚伪。

  顾芳卉言罢直接向着后厅走去,而丹王阁内部护卫见顾管事动了真怒,也是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上前阻拦。

  丹王阁、炼丹公会以及锻器师公会,在雷光城中或多或少都有些竞争关系,在这其中,尤其以同营丹道的丹王阁和炼丹公会竞争最为严重,至于锻器师公会,由于所营本质不同,与其他两方势力关系也颇为微妙。

 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在丹王阁和炼丹公会竞争剧烈的情况下,拉一方盟友进来,也是非??扇〉囊坏?。

 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导致了守卫们的迟疑,因为他们并不清楚,丹王阁对锻器师公会态度如何,也不敢在顾芳卉动怒之时去招惹这位在雷光城极富盛名的管事。

  顾芳卉在经营之道上非常具有天赋,这也是她能从一名小侍女做到神兵交易行管事的本质原因。

  雷光城中一直有人传闻,说炼丹公会和丹王阁都下过心思去挖顾芳卉,但最后都没有成功。

  传闻虽然不知真伪,但却表明了一点,在这雷光城中,大大小小的各类店铺加起来,顾芳卉绝对算得上处于顶尖位置的管事,这一点即便是丹王阁的温管事也远远不及,无论是从知名度还是从经营天分来说,温管事都要比顾芳卉差上许多。

  最直白的一点体现就是,在雷光城中,提顾芳卉许多人都知晓,但若提温管事,知晓的人则比较片面,如此一对比,孰强孰弱一目了然。

  “站??!”

  听到顾芳卉那毫不留情面的抨击,严律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到了极点,再看顾芳卉那执意走向后厅的身影,严律怒斥一声,立刻祭运真元攻了过去。

  顾芳卉的所作所为,已经完全激起了严律的杀心,他此番出手,显然没有丝毫保留。

  而对于武道薄弱的顾芳卉来说,是根本不可能挡下这一击的。

 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为顾芳卉提一口气时,人群中一道人影突然穿梭而至,挡在顾芳卉身后一掌击退了暴怒攻来的严律。

  “轰!”

  狂暴的真元在场中交撞,爆响过后,严律足足后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,而反观穿梭而来的人影,一击之后却依然稳稳地立在原地,脚下没有后退寸余。

  “是跟顾管事一起来的那个人,看起来年纪轻轻,没想到这么强!”

  观望的人群激动出声,这一击格挡简直太大快人心了。

  “咦?这不是问鼎锻器师大赛的秦大师吗?”

  看到挡在顾芳卉身后从容自信的身影,也有人一眼就辨认出了秦安的身份。

  “是你!”

  严律口中森然出声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认出秦安来,之前由于注意力都在沈清舞身上,导致他根本没有去看顾芳卉后方的秦安。现在看到,他内心因顾芳卉而起的怒火再度翻腾,眼下两个让他咬牙切齿的仇人聚集在一起,属实让他无法压抑心中的愤怒。

  “那日在苍莽山脉,是兽潮来的突然救了你一命,你现在居然不知好歹地送上来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!”

  严律怒视着秦安,说话之时一双拳头握得嘎吱作响,手臂上青筋暴起,内心的愤怒可见一斑。

  “一个不知所谓的蝼蚁,仗着家族势力猖狂惯了,莫不是以为所有人都怕你?”

  秦安冷视着严律道:“你说顾管事手伸得长,可有考虑过这里是丹王阁,并不是你严家,你又有何资格说这话?”

  一番话,就像一个耳光重重地摔在了严律脸上,直让严律脸色涨青,哑口无言。

  而顾芳卉听到秦安的声音,也是旋即转回头来。

  对了,她怎么忘了这个家伙,如果不是因为气愤而忽略了秦安的话,她又何须去找温管事,直接请求秦安将药材夺回来便是。

  对付严律这种货色,就应该以恶治恶,让他明白天外有天的道理。

  至于秦安的战力,顾芳卉根本没有怀疑过,那日天擎宗硬闯锻器师大赛想要带走秦安,却被秦安以摧枯拉朽的碾压力完败,事后她也听说了,天擎宗那些人都是武皇境修为,严律虽然战力出众,可也抵不上几位武皇强者吧。

  “秦大师,你可以帮我把药材拿回来吗?”

  顾芳卉指着严律,美女幽幽地望着秦安说道。观她的神情,颇有几分只要你帮让我做什么都行的意思。

  看到顾芳卉眼中的坚决之色,秦安有些无语,他倒是没看出来,这女人犟起来,还不是一般的执拗。

  唰!

  没有任何的回应,秦安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,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严律身边,被怒火充斥严律还没来得及反应,手中的药材就被秦安夺了过去。

  “给你!”

  秦安将药材抛给了顾芳卉,他出手有沈傲风曾帮过自己的原因,但此刻,他更愿意把这个人情一并卖给顾芳卉,以顾芳卉在雷光城中的影响力,这份人情可以帮他达成许多事,譬如大衍丹铺运作时,他完全可以找顾芳卉去宣传。

  “你找死!”

  一个不留神丢掉药材的严律彻底暴怒,运转起狂暴真元向秦安攻去,而秦安见状也不示弱,青色的真元气劲缠绕掌间,以更快的速度迎着严律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