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专用篮球尺寸 www.6yau.net   不待宁涛开口,那粗狂的队长就冷笑道:“小子,到底有钱没钱?后面还有这么多人呢等着呢,别耽误时间。”

  “没钱就赶紧滚蛋,管你是什么第一名,冠军,在这儿……就是个垃圾。”

  话一出,四周压抑了几分。

  这找茬也太过明显了。

  不知道宁涛怒不怒,反正在场排队的一些人,心中都窝了一团火气,这他么就是仗势欺人,他们都看不下去了。

  可也想不通,时空联盟的人怎么会针对宁涛?没听说过有过节呀。

  然而,宁涛深深的看了这个队长一眼,金瞳迸现,其实力很强,但他还发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,一挑眉,不禁冷笑道:“你的本体,是妖兽?”

  众人挠头,兽族,人族,星空一族在这里,哪怕在时空联盟也很常见。

  这个队长是妖兽也属于正常。

  只隶属于时空联盟。

  然而,众人神色忽然一征,眼神古怪的瞄了滕云龙一眼,心中顿时恍然了,明白了,原来源头是在这里啊。

  天下妖兽,有九成九都出自于大洪荒星系,剩下那一成,也是有缘。

  这个队长十有八九就是从大洪荒星系出来的,难怪从一开始,就没给宁涛好脸色,还刻意刁难,敢情都是滕云龙在暗中搞鬼,这是以公寻私啊。

  再加上刻意抬高入门费,插手时空联盟外的纷争,这已经算严重违规了。

  按照时空联盟的规矩,即刻处斩都属于正常,不过,时空联盟的盟主已经有很多年没回来了,联盟早就成了一盘散沙,这也是它们敢嚣张的原因吧。

  见被察觉,那队长居然也丝毫不掩饰,反而挑衅的看着宁涛,讥讽道:“是又怎么样?你有意见?”

  一副摆明了激宁涛动手的样子。

  它可是时空联盟的一员,而且还有不低的职位,敢在时空圣地和时空联盟动手,即便如今已是一盘散沙,那也绝对是找死,不知有多少年没人敢干了。

  它还巴不得宁涛动手,这样,就能借用时空联盟的力量收拾宁涛。

  趁机交好滕少主……

  宋星州,滕云龙“嘿嘿”一笑,一脸嘲弄,就这么看着宁涛出丑。

  这就是背景,权力的力量。

  即便你是第一名又如何?在我们的眼中,你就是一个大点的垃圾蝼蚁。

  见此状,宁涛神色冷漠,只是不着痕迹的看了腾云龙一眼,他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大洪荒,但它却在眼下这种关头故意刁难,很好,这个仇他记下了。

  当即深吸一口气,虽然在这百般叼难下,心中也有一股怒火,杀气,但眼下不能硬来,忽然,他想起了一件事。

  在万众瞩目下,宁涛一翻手取出了一枚令牌,大小不过巴掌大,不过通体银色,正面,乃是一柄执掌刑罚的圣剑,但反面就是一座十层的朦胧塔。

  看起来,和整个时空圣地很像,充满着无上的威严和缕缕感应。

  之前拿着令牌不觉得有异样,但现在一拿出,仿佛自己和时空圣地成为了一部分,力量加身,变得夺目璀璨。

  “这令牌好生神奇?”

  宁涛暗赞,等有时间了,请灵虚前辈给自己也弄一个玩玩,还有何玄妙?

  心中正嘀咕着,却发现场中的气氛一片死寂,一个个瞪大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手中的令牌。

  那队长在此刻笑容也僵硬了。

  “嗯?搞什么鬼?”宁涛一脸狐疑,自己分明什么都还没干呢?

  他连这令牌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正迷茫时,忽然听见一个守卫忍不住,失声,惊骇道:“盟…盟主令牌!”

  话一出,就好似一只激起千层浪,四周顿时炸开了锅,在场十几名守卫的脸上,都涌现了一抹苍白,彷徨,怎么会这样?他怎么会有盟主令牌?

  这个图案众人都很清楚,在联盟内的一些图腾上,刻划得一清二楚。

  这正是……盟主令牌!

  只有时空联盟,那位至高无上的盟主才能拥有!

  见令牌,如见盟主!

  四周不少人都有了下跪之意。

  “这…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,”滕云龙脸色大变,口中惊慌失措。

  实在是被这一幕给吓到。

  那鹰钩男子,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这来头,也太大了,他此刻想的不是报仇,而是怎么悄悄的溜走。

  宋星州也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那守卫队长呆若木鸡,一双攀爬血丝的兽瞳,死死地盯着宁涛手中的令牌,无论再不可置信,这枚令牌,所造成的那种气势,绝对不是假的。

  不过,如今它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只能卯着劲儿,一头栽到底。

  已经得罪了,也不怕再得罪。

  只见这守卫队长大怒,爆发出一股恐怖威势,凶煞无比,怒目大吼道:“大胆贼子,居然敢偷盗本盟盟主的无上令牌,此罪当诛,还不速速束手就擒。”

  一听此言,宁涛更是一脸懵。

  不过,他似乎也明白了些,灵虚前辈,居然就是那时空联盟的盟主?

  我嘞个去。

  他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?

  灵虚前辈也从未说过,只是将这身份令牌给他,说能让他畅通无阻,刚才只是随手拿出来一试,就变成了这样。

  宁涛苦笑,灵虚前辈瞒的他也太深了,起码指点一二让他有所准备。

  然而,那守卫队长杀机一闪,冲着滕云龙使了个眼色,大喝道:“兄弟们一起上,杀这个偷盗令牌的贼子。”

  “混账,我看谁敢!”

温暖如冰说: 第四个! 今天恭喜完毕,明天见,大家早点休息!